产品体验设计正在走出泡沫期
去年最后一个季度的时候,我和合伙人预测,2019年上半年将延续2018年下半年的市场趋势。因为我们只能看到这么远,无法预测更长时间段的趋势,在心头会萦绕悲壮的情绪。2019年4月,有一种豁然开朗的乐观,并不是我得到什么暗示,或者行业形势变好了,而是我看到在恶劣环境之下,很多人纷纷退场了,就像当初信誓旦旦地登场一样干脆,所以我觉得,体验设计这个行业正在走出泡沫期,真正进入到启蒙阶段。
 
 
恶劣环境之下或者泡沫破裂之后回归的常态,洗涤的并不是行业,而是从业者。投机倒把的,夸夸其谈的,表里不一的,爱得不够浓烈的,或主动或被动,都将离场。
春节之后,经历的几件事情,让我更加笃定之前坚守的原则,那就是设计对结果负责。在面试设计师时,今年出现的一种新现象是:原公司发不出工资,设计师被迫离职。对于这种背景的求职者,我们一般都是拒绝的,当然公司难以为继跟设计师并没有直接关系。凡事也不能武断地进行一刀切,但这却能说明我们的一个原则,当面公司对困局时,任何公司的成员不能只充当旁观者。
 
 
3月,我们在2017年接触的一家客户,重新和我们建立了联系。当初项目在商务阶段,因为别的原因,客户选择了一家比我们更大,更贵的团队,当我们在重新聊起这款产品时,作为产品经理的他,显得很无奈,当初的决策是错误的,入选的设计团队没有达到产品的需求,项目在做完用户研究,停止在了交互设计阶段。我为他感到惋惜,更加痛心设计执行团队的不靠谱。只关注商业上的成功,不在于自己是否创造了价值,迟早会被市场淘汰掉,长久可持续性利益败给了鼠目寸光。可以想像得到,如果和这个团队的设计师聊起这件事情,大抵会得到类似调侃的“反正这个项目是盈利的”回答,这种深入团队骨子里的洋洋自得和傲娇情绪,我认为是一种没缘由的自嗨!
 
 
今天,我去参加第二届服务设计大会,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和服务设计相关的活动。之前也和作为服务设计师的朋友,聊起过服务设计,基本都认同服务设计是一种工具,它会统筹和辅助工业设计,产品体验设计甚至品牌设计,但自身缺乏可落地性,如果运用不好,会让人分不清楚它和用户研究有什么区别。我也想进一步求证:服务设计在产品体验设计中充当什么角色?当我坐在冷清的会场,听着演讲者在舞台上高谈阔论地讲方法论的时候,我莫名地产生了抵触,也没有得到相应的答案。服务设计被给予厚望的这几年,并没有达到它预期的高度,至少我没有见过能够折服人心的案例作品,只开花没结果。在如此的市场环境之下,还像以往一样,沉醉在不能落地的夸夸其谈,我认为也是一种自嗨。
在当下,我仍然不敢去预测趋势,但我很清楚我们要怎么做,那就是设计为结果负责。关注自身能够创造的价值而非成功。因为我们热爱这个行业,并坚信通过我们的努力,会影响到这个行业,而且是正向的。如果非要说出对这个行业的几点看法,我想说这些:
1.这样行业处在重新启蒙期,真正热爱的人会留下来;
2.全新的技术带来新体验,5G下的设计可能性:5G会带来无卡顿的体验,3D交互, FUI会成为现实;
3.语音交互将粉墨登场;
4.傲娇,喜欢自嗨的设计师,将被淘汰;
商务邮箱:xiaoxin@newwepicture.com
咨询电话:010-5290 3880
地址:北京市佳境天城B座12层